以花瓣飘落的速度渐行渐远

好一座秋山

一些我认为比较rio的秋山君相关原作段落。

下划线部分是最戳我的地方/重点。

虽然没人看......但也希望有人能去喜欢他、去了解他。虽然他本人都可能不是很在意啦哈哈哈哈......

↓↓GO↓↓


第131章 父与子(上)

小松宫怒极而笑,手握长剑看着秋山君说道:“真是荒唐到了极点就算世人都知道将来离山剑宗必将由你执掌,但现在你年不过二十,身为三代弟子,居然敢对我们这些长老不敬,居然敢向我出手我离山剑宗这些年,真是被苏离给带上了邪路”

    秋山君看着他认真说道:“邪人不走正道,正人身前哪有邪路?


如果需要无视事实,才算是正视现实,这样的现实不如无视,因为在随后的日子里,谁也无法无视自己的做的每个决定,一定会心生悔意。”秋山君看着自己的父亲以及那四位长老,说道:“你们已经老了,可以活得现实一些,但我们还年轻,如果我们活下来,必将还有漫长的岁月等着我们,我不想在以后的岁月里想起今日便后悔、痛苦,所以我不会按照你们的方法行事。”

    你们已经老了,我们还年轻。

    心意无法相通,行事自然不同。


第141章 落日不见是清晨

陈长生没有见过秋山君,他只能通过苟寒食等人的转述,世人的赞誉,猜测秋山君是个怎样的人。苟寒食、关飞白和七间等人,在他看来都是很了不起,各有值得敬佩學习的地方,但他们每每谈到秋山君,都会很自然地流露出那种绝对的信任感。

    这是很可怕的事情。现在苏离竟认为只要秋山君在,离山之乱便应该无事,这种信任更可怕。要知道秋山君再如何优秀,也只是位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苏离凭什么敢确信只要他在,离山便乱不起来?他不理解,或者说,开始不自信。

    王破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秋山君,真的很不错。”

    整个大陆都知道那份婚约的事情,便是他都觉得很有意思。很多人都想知道,陈长生、徐有容、秋山君这三个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物将来会发展出怎样的故事,王破很欣赏陈长生,所以他想提醒一下少年,他将来的对手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个人。

 


第791章 盲山相遇

“饿。”

    青年军官转身望过去。

    那名小姑娘呆呆地看着他。

    “我要吃肉。”

    听到这句话,青年军官怔了怔,然后笑了起来,手指在微寒的山风里再次打响。

    “会说话,知道提要求就好。”

亲兵端着热水进来,对他说道:“大人,接下来的事情我们来做便好。”

    青年军官准备应下,看着墙根处那个小姑娘,却又摇了摇头。

    小姑娘端着碗筷,呆滞的眼神里满是冷漠或者说麻木,只有看着锅里炖着的肉时才会变得温暖些,看着就像一个禁受过无数残酷折磨的小兽,惹人同情。

    “还是我来。既然救人,便要把人救活。”


第795章 请君出山

“我不喜欢麻烦。”

    “我也不想给你惹麻烦。”

    “所以我不会出山。”

    罗布平静而简洁地结束了关于这方面的谈话,说道:“过两天你伤好些,我会派人把你们送走。”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那好,以后若有事,你来寻我。”

    罗布微笑说道:“我不喜欢找人,还是麻烦。”

    平淡一句话里,隐着极潇洒的自信,就像那两张画上的落款一般。

    陈长生说道:“救命之恩,必当回报。”

    罗布说道:“做随你,不必说。”

    陈长生说道:“我一个朋友教过我,有些事情做要做,但说更要说。”

    罗布觉得这句话有些意思,说道:“你那个朋友或者是个伪君子,或者是个真小人。”

    陈长生想着那个已经两年不见的朋友,又想着已经半年没有收到他的来信,挂念之情陡然而生,再难抑止。

    他对罗布很认真地解释道:“我那个朋友是个伪小人,真君子。”


“有时候,说谎的人不见得就是妄人,反而也许是真人。”

    罗布看着他微笑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代表着谁,恶或是善,但至少在这方面,我很欣赏你。”


第797章 星空与姑娘(上)

   饮酒是闲事,酒话自然是闲聊,从魔族的月亮开始,聊到雪老城的森严,恐怖的那道深渊,魔族贵族在艺术方面的疯狂颓废倾向,魔帅盔甲上的那些绿宝石,然后聊到大西洲的保守与无趣。

    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罗布在说话,陈长生只是偶尔回应两句。

    在闲聊里罗布展露出了难以想象的见识,言谈间自有数万里江山,数万年时光。

    如果陈长生不是自幼通读道藏,也走过数万里路,完全不知道应该怎样搭话。

    但正因为他自幼通读藏道,也走过数万里路,所以虽然不擅言辞,偶尔也能和上数句,辩上数句。

    对天才来说,最缺少的往往不是朋友,而是能够明白自己意思的说话对象。

    或者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场酒中闲叙进行的非常愉快,无论罗布还是陈长生都很愉快。

    闲聊的时间越长,涉及的领域越广,而且渐深,陈长生越听越是佩服,罗布就像是一口至清的潭水,看着不出奇,却始终不知道深几许,世间究竟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这个满脸大胡子的青年军官究竟是谁?

    陈长生越想越觉得这个人真是了不起,无论见识还是风度都是那样的令人心折。

    当罗布开始讲述当年大周骑兵第二次北伐中太宗皇帝陛下与王之策犯下了五个错误时,他忍不住再一次回顾平生所见的不凡人物,发现无论是苟寒食,还是折袖、唐棠、苏墨虞,都不如此人。

    他甚至觉得,就算苏离前辈在某些方面也不见得比此人强。


第798章 星空与姑娘(下)

罗布微微挑眉,说道:“有情人,为何不相见?”

    很明显,他不赞同陈长生的做法。

    对他来说,最难便是有情人,既然有情,当然要长相厮守,不能片刻分离。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不便相见,而且……她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做。”

    罗布没有再说什么,拎起指间的酒壶灌了一大口,喃喃说道:“互相喜欢……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陈长生没有听清楚,问道:“什么?”

    “没什么,酒话。”


第833章 难眠之夜只好顺水而行

所有的这些没想到,最后变成让他感到无奈的道理。

    他只是半夜睡不着觉,起来随便散散心,然后准备接着回去美美地睡个回笼觉。

    结果,偏偏让他看了这样一场热闹,而且那怪物最后的去向只有他看见了。

    那么,他只能跟上去。


第840章 风雪里,接过你的伞

很多年前。

    陈长生在周陵的最高处,在呼啸的狂风里举着伞,撑着将要崩落的天空。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数万里之外的魔域雪原上,远远都能够看到雪老城的影子。

    当时,他还保持着半跪的姿式举着伞。

    有脚步声传来,然后响起一声轻噫。

    “噫,有把剑。”

    那人把他手里的黄纸伞拿了过去。

    然后那人从伞里抽出了一把剑。

    一位魔将倒下。

    天空里的阴影都出现了一道裂口。

    ……

    ……

    很多年后。

    在汶水城的风雪里,陈长生又撑着那把伞。

    又有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那人没有说话,直接把他手里的伞拿了过去。

    在这一刻,陈长生产生了某种错觉,是不是那人回来了。

    然而并不是。

    这次来的人他也认识。

    不知道为什么,当罗布接过那把伞后,陈长生觉得轻松了很多,仿佛卸下了很多重量。

    落落当年在国教学院里对他说过,白帝曾经告诉她,她会幸福开心地生活着,因为天塌下来的时候,会有高个子顶着。

    他比落落高,所以无论是面对魔族的暗杀,还是别的时候,他都要替她撑起一片天。

    在周园里也是如此。

    直到有比他更高的人出现。

    直到有人接过他手里的伞。

    在魔域雪原上,是苏离接过他的伞。

    今天,则是罗布接过了他的伞。

    罗布当然不能与苏离相提并论。

    但他天生就有那种气质。

    无论是事情、责任还是剑或者伞,只要交到他的手里,你就可以放心了。

    看着罗布的背影,陈长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有些吃惊,有些感慨。

    他这时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苟寒食、关飞白、折袖、甚至唐三十六提到此人时,总会是那样的态度。

    他也明白了为何在阪崖马场,后来对方忽然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

    想到这一点,陈长生的心里难得地生出了羡慕的情绪。

    他不是羡慕罗布,而是羡慕那些认识罗布很久、并且可以与罗布成为朋友的人。

    比如苟寒食、关飞白等离山剑宗弟子,甚至是折袖、唐三十六。

    他们是同窗,他们就算现在还不认识,将来也可以成为朋友。

    他和罗布却永远没有这种可能了。



第841章 秋山啊 

老宅里异常安静,死寂一片,雪落亦是无声。

    唐老太爷眯着眼睛,看着秋山君,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说道:“很痛快吗?”

    秋山君已经恢复了平静,说道:“感觉不错啊。”

    唐老太爷说道:“需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秋山君说道:“有些事情,如果不想办法喊破,那么便有可能永远不会被人听到。”

    唐老太爷说道:“你觉得整个世界都必须相信你的话?”

    秋山君说道:“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守护我的名望,现在想起来,可能就是为了这个世界相信我一次。”


第895章 千万人,我在溪边烤鱼

他看着篝火旁的那人说道:“你自我放逐了五年,如果再不做些什么,任由局面这么发展下去,世人只会知道徐有容与陈长生,哪里还会记得你秋山君的名字。”

    在烤鱼的男子正是秋山君,也就是阪崖马场的罗布。

    离开汶水城后,他回了趟离山,在小师妹的强烈要求下,终于把所有的胡须都刮掉了,露出了真容。

    很难描述秋山君的容颜,总之,就连秋山家主每次看见他得意之余也有些犯嘀咕,自己的儿子怎么能生的这般好看呢?

    秋山君把第二条烤鱼取了下来,美美地咬了一口,含混不清说道:“我活着又不是为了让别人记住。”

    秋山家主没好气说道:“那你闭关去,来这里做什么?”

    秋山君笑了笑,没说话。

   


 

秋山君说道:“山上这时候想来很热闹,我就是想去瞧瞧。”

    秋山家主幽怨说道:“你以为这话能骗过为父?你不过是想去帮陈长生破局罢了,也不知道我这么自私狡诈、浑身冒着坏水的家伙,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古道热肠、品行高洁的家伙?”

    秋山君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父亲大人这话着实有趣。”

    秋山家主恼火说道:“别管有趣没趣,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我确实是准备上山破局。”

    秋山君说道:“因为我觉得设局的那人,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第896章 放弃还是投降?

秋山家主有些吃惊,问道:“虽说我不知道设局者是谁,但却知道此事哪里与你有关系?”

    秋山君把烤鱼放到石上,很认真地解释道:“您看,如果这个局成功了,是不是说明陈长生很蠢?”

    秋山家主说道:“陈长生在剑道修行学识方面或者有些天赋,但在智谋方面给你提鞋都不配。”

    秋山君有些无奈说道:“我不准备上山,所以您不用想着用这些方法拖时间。”

    秋山家主眉开眼笑说道:“蠢。”

    这还是回答先前那个问题。

    秋山君说道:“世人皆知,有容很喜欢陈长生,如果陈长生真是个粗鄙愚笨的家伙,那有容是不是也会显得很蠢?”

    秋山家主想了想,说道:“这种推论没什么道理,但也碍不住有些人真会这样想。”

    秋山君说道:“这就结了,如果有容很蠢,那么很喜欢她的我,岂不是更蠢?”

    秋山家主无言以对,说道:“就算你想替陈长生破局,也没有证据,难道又准备像汶水城里那样消耗自己的声望,养望不易啊,可不能随便抛掷在这些小事里,更不要说那个家伙还是你的对手。”

    秋山君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开始专心致志地吃烤鱼。

    ……

   


第913章 溪南有人说话

秋山君用溪水洗净手,与苟寒食坐在了石头上。

    苟寒食说道:“没想到,你离开松山军府后,竟是从汉秋城那边一路绕回来的,比信里说的晚了好几天。”

    秋山君说道:“离开阪崖去了松山军府,瞧见了家里的人,便一路跟了上去。”

    苟寒食何等样聪慧,立刻发现了这句话里的问题,问道:“是谁?”

    秋山君沉默片刻,说道:“陈长生。”

    当他与苟寒食开始谈话的时候,溪里的喧闹声便小了很多。

    当他说出陈长生的名字时,更是吸引了所有师弟的眼光。

    而当他把阪崖马场的那段故事讲完后,溪里更安静无比,所有人都沉默了很长时间。

    苟寒食也很无语,看着他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

    白菜的脸更是涨的通红,险些被还没有嚼碎的鱼肉给噎死。

    “你们想说什么?”秋山君面无表情说道。

    苟寒食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此事不做任何评价。

    白菜极为困难地把鱼肉咽了下去,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不敢对大师兄做任何评价。

    秋山君看着他说道:“想说就说。”

    白菜犹豫了很长时间,低声说道:“大师兄……你们俩的眼神儿也太不好了吧?”


“陈长生是个不错的人。”

    秋山君顿了会儿,然后继续说道:“可惜,不能做朋友。”

    他不知道陈长生也有过相同的感慨。

    苟寒食微笑说道:“这一点我比你们都强,因为我和你们都可以做朋友。”

    白菜挤到石头上,蹲到秋山君身边说道:“大师兄你才真正了不起,陈长生再厉害,今天也要靠你才能全身而退。”

    这说的是秋山君用十余张画便说服了别样红,破解了大西洲阴谋一事。

    但在秋山君的脸上看不到任何骄傲与得意,反而有些黯然。

    “我不喜欢别天心,所以开始的时候没有太过在意,把这件事情看的太小,没想到大西洲的人居然敢对他下手。”

    他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我再警醒一些,或者他可以不死。”

    苟寒食沉默片刻,拍了拍他的后背,转而问道:“南溪斋合斋,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

    “师妹做事,从来不需要人担心。”

    “折袖好像出了些问题。”

    “回去再说。”

    秋山君起身向山林外走去。

    溪里的离山剑宗弟子赶紧出水,用真元烘干衣服,提着十几尾鲜活的鱼儿跟了上去。

    山道依然清幽,鸟儿觉得已经安全,重新回到了林子里,到处可以听到清脆悦耳的鸣叫声。

    不知何处的峰崖间,传来几声猴儿打闹的嬉叫声。

    秋山君侧耳听了片刻,拎着酒壶饮了一口,带着师弟子顺山道而下,衣袍轻飘。


第928章 苏离的剑道

解决了折袖病情这个最大的问题,陈长生的心情好了很多,说道:“现在可以让他们见面了吗?”

    离山剑宗掌门摇头说道:“就算那个狼孩儿学会正剑清音,也不过是暂时压制病情,不算治好,自然不能见面。”

    陈长生很是无奈,说道:“何必如此?”

    离山剑宗掌门也很是无奈,说道:“这是小师叔的意思,谁敢违逆?”

    陈长生想着苏离的性情,也自无语。

    秋山君忽然说道:“我觉得师叔祖这件事情做错了。”

    离山剑宗掌门说道:“但他毕竟是你的师叔祖,你须敬他爱他。”

    秋山君说道:“似师叔祖这般性情,实在很难令人生出敬爱之心。”

    陈长生想着当年自雪原万里归来途中的那些画面,与秋山君对视一眼,便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心有戚戚。

    这一瞬间,他们仿佛回到了阪崖马场。

    但只是一瞬间,很快他们便再次感觉到了不自在,分开了视线。


第我也不知道几章 一无所知的别离

南客说道:“我没想到你会偷袭我。”

    折袖说道:“我是猎人。”

    很小的时候,他被逐出狼族,便在雪原里艰苦求存,靠着猎杀妖兽与魔族生活。

    他战斗的目的是生存,为此可以不择手段。

    当需要杀死敌人时,他绝对不会心慈手仁。

    南客想了会儿,说道:“时间太久,我有些忘了。”

    折袖说道:“是的,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太长时间。”

    这里不是残酷而血腥的魔域雪原,睁开眼睛便是你死我活、生死存亡。

    这里是温暖而舒适的南方草原,离山的剑光更多的是探索,而不是杀戮。

    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他们都快要忘记很多事情。

    折袖接着说道:“我很遗憾。”

    你不愿意大家继续在这里一起生活,这真的很令人遗憾。

    我不得不杀死你,这也很令人遗憾。

    泛着幽绿光芒的孔雀翎与锋利的狼爪将要再次相遇。

    一道剑光自西而来,挡在了中间,剑意并不森然,澄静如水,柔却难破,源源不断。

    随之而至的是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既然如此,何必再多憾事?”

    折袖与南客这时候都受了很重的伤,但能够一剑同时挡住他们的人并不多。

    离山剑宗强者数量极多,也只能找出几个人来,而其中声音如此惫懒的,便只有秋山君了。

     


 

苟寒食来了,梁半湖、关飞白、白菜来了,七间也来了。

    她看着南客伤心说道:“小姨你就留下不行吗?”

    “我在那里出生,在那里长大,我在那里走过,也飞过,离月亮只有两条街的距离。”

    南客说道:“现在,那里要被你们人族毁灭了,我总要为它做些什么。”

    夜风拂动地面的树叶,发出簌簌的声音,却显得格外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秋山君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走,不送。”


第我也不知道数字是几但总之是全文最后一章 神隐之路

没有人知道秋山君去了北海,在那里他找到了伊春山人与镜泊山人。他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直接告诉两位山人,他准备在北海边生活很多年,等到对方自然老死,然后会拿着通古斯大学者的笔记解剖研究他们的身体,希望找到让魔族继续繁衍下去的方法。两位山人没有生气,也没有觉得他是个疯子,笑了笑便同意了他的要求。

    第二天清晨秋山君看到南客,才知道她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只是看起来她的病没有好,反而有些加重。

    他微笑说道:“巧了,我最近学一首剑曲,你要不要听?”


有时间的时候再重新标一下重点好了(。

秋山君是真君子。真君子。

评论
热度(1)

© 行将就木 | Powered by LOFTER